七政街和黑山街哪个好

来源:商界网地区:伦理剧发布:2020-01-05

七政街和黑山街哪个好剧情介绍

美国总统拜登在上任21天后首次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通话,在此之前,他已与十多位国家元首进行了交流。在这通电话之前,拜登政府与中国方面鲜有公开的接触,也未推出任何重大的对华举措。白宫方面表示,希望以耐心和谨慎,酝酿一个整体的对华战略。支持者相信,这在美中关系风云诡谲之际实属必要,然而批评者担心拜登政府的“耐心”会给中国以可乘之机。
拜登政府正组织自己的对华战略
拜登总统在上任之后迟迟未与中国领导人互动,美中高层之间仅有的一次公开交流是美国国务卿布林肯2月5日与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杨洁篪之间的一通电话。此外,拜登政府到目前为止尚未出台新的针对中国的重大政策。
不过,在这段表面上的“静默期”里,拜登政府正从多个方面组织自己的对华战略。
据白宫透露,拜登在与欧洲、亚太等地区领导人通话时都将“中国”作为一个重要话题,其外交团队在与其他国家的接触中,也经常针对中国的行为提出担忧。分析人士指出,这显示将联合盟友作为对华战略核心的拜登政府正从盟友处搜集信息,摸底各国在中国问题上的态度和诉求,从而能推出一个通盘考量的对华战略,确保盟友协同合作,也使拜登在与习近平直接接触时能处在优势地位。
拜登政府还在积极筹备全球民主峰会,这将有利于拜登以全球民主国家领袖——而不仅仅是美国总统的身份——与中国打交道。
拜登还在与日本、澳大利亚和印度领导人的通话中推动“四方安全对话”(Quad),以期打造一个在亚太地区应对中国的重要机制。
另外,拜登政府的国防部成立了专门的中国工作组,以应对中国挑战为视角,审视美国的战略、作战概念、科技和军力态势。中国工作组将在成立四个月内向国防部长与副部长提出对华战略建议。
与此同时,拜登政府正在对特朗普时期遗留下来的多项中国政策进行评估和审议,未来将基于审议结果,具体政策具体处置。这其中包括特朗普时期的对华关税政策以及对微信、TikTok和中国科技公司的禁令等等。
除此之外,拜登政府还在与台湾方面接触。美国国务院代理亚太助卿金成(Sung Kim)不久前与台湾驻美代表萧美琴会晤。在中国于拜登上台后的第一个周末出动28架次军机进入台湾西南部防空识别区之际,美国罗斯福号航母驶入南中国海,白宫国安会、国务院也立即做出声明,强调对台湾“坚如磐石”的承诺。分析人士指出,拜登政府通过了中国发出的“压力测试”,展示了决心。
在组织自己的对华战略的同时,拜登政府陆续释放信号,为美中关系定位和对华战略试水。这其中包括国务卿布林肯将中国称为“最大的威胁”;白宫国家安全顾问沙利文在新闻简报会上提出“中产阶级的外交政策”这个说法,也就是要推出以美国工薪家庭——而非跨国公司——的利益为优先考量的对华外交和贸易政策;拜登总统在2月4日发表的首次外交政策演说中将中国称为“最严峻的竞争者”。
白宫新闻发言人莎琪2月11日表示,拜登政府正在制定对华战略,但是“并不着急”,而是要以“非常具有战略性的方式”来处理美中关系,这其中包括“先处理好自己国内的事情”,让美国在美中竞争中拥有尽可能好的基础。她在拜登刚上任不久时曾指出,拜登政府正从“耐心的方式”出发,处理与中国的关系。
白宫一位高级官员在拜登与习近平通话前的吹风会上也承认,拜登政府在与中国的最初互动中“非常谨慎”,力图先明确自己的优先事项是什么。另一位白宫官员强调说,虽然制定对华战略具有迫切性,拜登政府也正在迫切努力,但拜登政府所寻求的,是一个可以坚持数年的“可持续性”的对华战略,要“打持久战”。
批评人士:拜登的耐心会给中国可乘之机
一些批评人士认为,拜登政府的“不着急”会导致良机错失,反而给中国留出了瓦解美国战略的窗口。
美国政治媒体《Politico》2月10日刊文称,一些美国前官员担心,当拜登在组织自己的对华战略的时候,习近平正抓住时机建立自己的联盟,并分化美国与盟友的关系。
事实上,中国在美国大选结束两周后,与亚太其他14个国家签署了《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CEP),习近平还表达出加入前身是TPP的《跨太平洋伙伴全面进步协定》(CPTPP)的意愿。 在拜登政府宣誓就职前不久,中国又不惜以重大让步为代价,促成中欧投资协定的达成。2月9日,中国—中东欧国家领导人峰会应中国的“突然邀约”举行。分析人士指出,北京这一系列的举措意在先发制人,打破拜登政府的盟友战略。
《Politico》的文章说:“拜登在与中国有关的问题上采取任何重大行动的时间拖得越长,他就越有可能让北京主导国外事态的发展——同时在国内为批评他的共和党人留下政治机会。”
支持者:对华战略需要时间
不过,一些分析人士和前官员认为,美中关系牵涉甚广,且拜登政府光是盘点上届政府遗留下来的大量政策就要花费不少时间和精力,再加上拜登上任尚不足一月,多位内阁成员还未到任,这些都使得拜登政府需要用更多时间来打造自己的中国战略。他们相信,相比于推出战略的“速度”,战略的“质量”更为重要,在没有确立明确的目标和底线的情况下匆忙与中国进行严肃的讨论是错误的。
前奥巴马总统特别助理、乔治城大学外交学院亚洲研究系主任麦艾文(Evan Medeiros)2月8日在美国外交关系协会举办的讨论会上表示,任何对华政策都牵涉得失之间的权衡,这需要很多内部辩论。拜登政府或能更好地校准目标和找到平衡,但这需要时间。
他说:“作为一个前政策制定者,我可以告诉你,不管你有多希望事情能同时进行,也就是一下子找到一种很好的平衡,但大部分时候事情都是相继发生的。”
他认为拜登政府在确立优先事项上已经算是行动迅速、表述清晰,并且正按优先顺序行动。
“尽管他们知道与中国对话很重要,他们并没有特别匆忙地重建那些或有用或没用的、大的战略对话机制,”麦艾文说。
拜登政府目前没有为实施中国战略提供时间表,《Politico》援引一位白宫官员的警告说,不应该以单一行动或一系列孤立政策来界定美国的对华战略及战略实施。

详情

七政街和黑山街哪个好 Copyright © 2020

汕头水善坊 泉州悦豪酒店6楼微信 男人经常玩陌陌说明什么 去做服务dl是什么意思 宁波朗逸大酒店6楼spa还有吗
南京足疗店 平度侯家站哪里有曼 全国空降高端商务服务 南昌下罗财大按摩养生 商丘八一路小胡同活好